孢子集运装箱处(x

>>记录日常买卖安利实况,偶尔写写过度理解小论文。翻译初心者修行中,然而懒(。
>>喜好乱且杂,以Anime和相关OST为主

黑历史存档--某作品动画一期完结个人向纪念

把高三摸鱼时写的PP完结感想录入进来……丢到黑历史存放点……这种事情……还真是……挺需要勇气的……………………((。

 

刚看完PP那会儿感触比较深,又说不太清,大概就寄托在一些抽象抒情的表达方式中了。现在看回来,觉得那时候自己用辞好矫情哦(。

 

其实那时候想着PP比较公认的一方面就是题材有反乌托邦成分嘛,不过自己的理解好像又并不是那么一回事,所以写的时候一直抓着这点半放不放,结果我现在都要怀疑自己对反乌托邦这个词的理解是不是出问题了(。

 

还有啊,PP的角色名都挺中二或者说挺非主流的吧好像……反正是100年后的霓虹了嘛,那时候取名的审美咱们现在也是不能懂的ry 不过每次录入到人物名字都觉得好耻哦,真的好耻哦(。所以大概……当年写的时候,里头一会儿喊白毛一会儿喊槙岛啥的也就都能理解了……吧。至于里面的一些具体角色名啊台词啊都是高三自习摸鱼时凭印象写的,多少有些出入吧,具体的人名部分在录入时应该已经改过来了,别的就不好说了,反正是篇黑历史,我也懒得去查原作了(。

 

以及,我是个朱妹粉,说难听点就是个,刚看完最终话那会儿厨力尤其严重,简直快要把别的角色都晾一边一个劲儿舔朱妹了。所以正文内含各种厨力爆发的不要脸发言,请各位自行避雷(。

 

总之………………就这样吧大家别看了都散了吧散了吧(。

 



========以下是从高三摸鱼本儿上录入的正文========



[You’ll never walk alone.] ——Psycho-pass(一期)完结感想


“SIBYL still continues.”

这是,为这部喧嚣了半年的反乌托邦故事划下句点的,最后一句话。

太阳依旧升起,社会照旧运转;旧执行官走了,新监视官来了;铁打的编制,流动的人员,似曾相识的新人上任……物是人非的刑事一课。

 


那个曾以一己之力撼动社会运转根基,深深挖出它的脆弱、狠狠嘲讽它的畸形,又简简单单回绝了它的邀请的男人——又怎么样了呢?

以死谢幕。仅此而已。


那个已不再信任这个社会的规则与秩序,为了往日仇恨、社会责任而决心成为杀人犯的男人——又怎么样了呢?

他离开了,离开了这个他不再信任的系统的管辖范围。之后他要做什么?是延续正义?还是遵循反乌托邦体制的连锁?

无人知晓。


这两个在头脑、体能、学识、认知、乃至灵魂都能高度共鸣的男人,却因截然不同的身份与价值观,走向了各自迥异的结局。


“你能找到我的替代品么?”

槙岛明白,狡啮慎也再也找不到自己这样理解他的人,因为他也同样找不到另一个人能像狡啮那样懂他。他们本来应该成为知己的。

“不。而且我也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狡啮明白,面前这个与自己前所未有地同调的人,必须由自己亲手杀掉。他因挚友佐佐山的死憎恨槙岛,因数不清的涉案记录否定槙岛。灵魂同调,那又如何?他有他的孤独、反叛和大套的反社会理论;而他有他的朋友、信念和必须贯彻到底却不被系统承认的正义。

所以他扣下了扳机。

 


故事到这里似乎戛然而止。然而,除开白、黑二人,还有一位小姑娘。

赤朱,乃正气之色;而“常守朱”这个名字,便注定了这个女孩,要成为这个故事里眼中只有彼此的白与黑之外,一抹不变的亮色。


故事最后,朱妹她失败了。没能阻止狡啮成为杀人犯,也没能完成她与系统之间的“交易”。

“你还有留活口的价值”——在百脑汇此般宣言面前,对系统在情感上的反感与理性上的肯定在她的胸中翻江倒海,同时这一切却被尽然看穿。

“别小瞧人类了!”她在反抗,而且这反抗必然将持续下去。


作为一个从第一话开始便对她颇有好感的朱妹粉,我每每都为她的成长与坚强动容。从开头被前辈责难的新人,到最后带领为数不多的老同事来面对新上任者的前辈监视官,这种蜕变让人讶异,更让人由衷地敬佩并喜欢她。



若把《Psycho-pass》定义为一部反乌托邦或是赛博朋克题材作品,白毛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若把它定义为探讨正义与秩序的警匪片,狡哥是理所当然的主角。

但若把这定义为社会进化与个人成长的故事——至少在我心中如此——,朱妹由始至终都是唯一的主角。

(艾玛这厨力高的,我自己看了都害怕啊) 


####


Ⅰ.“能不能别再这样侮辱我们”

白毛踩着朱妹的头,用枪指着她,如此说道。

这大概是最终话里最费解的一句话了。

——“我们”指谁?“侮辱”又是从何而来?

 


较为流行的一种解释是,白毛不满于自己规划好的人生终曲——与灵魂知己狡哥厮杀至死——被朱妹所打断。但我个人认为这与“侮辱我们”的说辞联系得不免有些牵强。

狡哥当然也想与白毛厮杀至终来个痛快,但朱妹的介入是否称得上“侮辱”二字?

结合此前的一系列角色行动,个人觉得白毛所言的“侮辱”,应当是指朱妹一直坚持的“守序”这一点。


“我们”包括了白毛、狡哥,还有之前的御堂将刚、王陵璃华子、泉宫寺丰久和崔求成他们——

这些人认识到了社会的不足,不论他们各自是混乱善良还是混乱邪恶,都为了各自的理念违反了社会原先制订的“规则”。


而朱妹,明明亲历过眼见好友死去的无力与悲痛,过后却仍然相信着规则与秩序。

这种坚持,于白毛等人看来近乎侮辱;而最直接的侮辱则是:

数分钟前,他在汽车后视镜上看见她举起了左轮手枪,而非Dominator——他心想,这女孩在明白Dominator的无力之后,终于用真正的枪械对他开枪了。若真如此,那她也不过是一介庸人,在他人民教师般传道教化之下打破社会规则的芸芸众生其中之一。

然而,朱妹瞄准货车前轮开枪了——在白毛尚且得意于朱妹无法瞄准他之际,他似乎忘记了手枪还可以瞄准汽车轮胎。

朱妹瞄向车轮的一枪,于他近乎嘲讽。



当然,这毕竟是我一家之言。人生终曲被人打断确实已经够让白毛抓狂了,但“侮辱我们”到底是什么含义?我也只好相信,这是老虚和导演留给大家思考与揣测的余地。

 

 

####



Ⅱ. 眼中只映出彼此的白与黑


“他们眼中始终只注视着彼此,”花泽香菜的声音带着旁观者的平静与寂寥,淡淡地叙说着故事中心这对始终纠缠不清的白与黑。首话如此,最终话亦然。


有人说这番说辞早早注定了这是一部基番,女主是腐女。但撇开那些商业与娱乐性质颇重的卖腐嫌疑,到底白毛和狡哥有着怎样的异同?


“最讨厌的人居然和自己萌同一对冷CP”——微博上这神类比用来诠释狡哥对白毛的看法真是再贴切不过了(w


白毛每次侃他那一套一套的灭世理论时,都会相当严重地掉书袋。

在“与白毛先森对话”这一项成就上,崔求成已经达到了前不见古人的高度——基本跟上了谈话,偶尔也能说出一两部的名字回敬一把;然而他俩对话的主导者仍然是白毛。

只有遇上了狡哥,全剧才有人真正地和他平等对话。白黑二人的同步率高得不寻常,每位观众(即使是傻子)都能轻易地看出这一点。




槙岛此前的心理环境一直是孤独的。

孤独的人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孤高,一种是自闭,槙岛显然属于前者,而且相当极端。

“免罪体质”,说白了,就是无法与这个数值决定一切的社会正常地产生联系。一个人生而无法与社会接轨,他便站在了被社会遗忘的立场;然而槙岛却是个逆天的反派,优秀的资质让他瞧不起这个社会,旁观者的视角让他不满这个社会——

他成为了一个反社会者,同时却又带着革命家般的理论基础与身为非主流人群的心理优越感。



前期,或者说全剧的大部分时间里,槙岛是被理解为一个做法激进的革命主义分子的。

他歌颂混乱与骚动,嘲弄这个社会井然有序的假象;

他赞美思维的碰撞与脱俗,蔑视遵循体制生活、失去太多自主的人们;

他讴歌独立理性、反思社会的思想,利用却鄙视那些拘泥于私人情感、缺乏创造或是一切带尘世味道的犯罪行为。


令很多人成为粉上他的17话里也揭露了他的一大特质:反社会性。

舍弃个体的存在去融入一个荒谬的系统,对他来说是践踏高贵的自我;况且,白毛要的并非改变、管理、支配这个社会,而是破坏它、戏弄它,却并不给出解决缺陷的方案。

槙岛是真正的特立独行者,他反对这个社会现存的几乎一切,戏弄着、嘲笑着它,又继续孤高地走在自己的道路上,做个高傲的玩家。


(对于百脑汇的邀请,在我的理解中,可以这么类比一下:一个运营中的大型网站会吸纳那些捣乱的黑客来完善整个后台系统,而槙岛就是那种铁定了心要黑垮你的黑客,绝不加入,只笑着等待网站垮掉的那天。)




倘若17话展露出的是槙岛反社会性的正面形象,那他真正的反社会心态,在宜野父子遇害场景的那一笑便终于展露无遗。

将这里的安排与最终话结合起来看,观众情感上的起伏也正恰到好处:用最白的话说,白毛是个坏人,坏人必须要死,但坏人也有他的可悲。


于是,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反派的谢幕,才能让人由衷地唏嘘,也再次确立了他在全片中不可动摇的地位。

没有槙岛的PP便不是PP了。《Psycho-pass》之所以为《Psycho-pass》,也是因为有着槙岛圣护这样一个难以看透的psychopath吧。

 

(白毛写太多结果没有篇幅写狡哥了救命……;w;)

 

 

++++



真要说起来,“狡啮慎也”这个名字一点都不比“槙(zhen3,现代汉语词典里我没找到这字…)岛圣护”来得好念,让人不得不叹一声你们俩怎么在名字拗口程度上都这么相像。


虽说身边的狡啮粉真心不少,不过我个人对狡哥的认识仅仅停留在“精英”、“行动力强”、“未亡人”(?)(…但是CP还特多特乱?)这几个关键词上。

剧情前期的搜查基本是狡哥一人撑天下,朱妹是新人只能在一旁观摩,于是与他同期的宜野被衬托得更像个渣渣(……)。



狡哥可以说是执行官“猎犬”这一定义的最佳诠释者,敏锐的刑侦嗅觉,高超的行动能力,还有总是在昏暗的街灯下叼着一根烟的犬派印象。

直至12话的三年前回忆才让人发觉狡哥也白领过小资过那么一把,这也就使他和白毛先森的掉书袋对话看起来如此顺理成章——人家当年可是考729分的学霸!(朱妹的评分才704左右吧…)


(话说上面说的俩数字我现在也没查证,我当时到底是怎么记得的……Σ(°Д°;)


佐佐山的死是狡啮人生的一大转折点。

那天成了他之后挥之不去的噩梦,也让他从精英降级为潜在犯、从监视官沦为执行官。他对那个不知名姓的白发男恨之入骨,视剿灭之为己任——

这么说来,白毛的悲剧有一点很重要的在于:他给自己插flag插太多太早了。



于私人看来,狡哥对白毛的情感倾向在一开始就存在着极深且烈的仇恨;

对这样一个反社会者,就像小星星对崔求成那番喊话里所说,社会再乱可以不管,但这种视别人生命为儿戏的禽兽,必手刃之而后快。



于是,集正义与血气于一身,冷静分析与果敢行动兼而有之,又游走在犬系狂放与文艺小资之间,狡啮慎也同学的粉不多才怪呢。

 


####


 

Ⅲ. 守护在支配者之外的那抹朱色

(好,终于写到朱妹了!……剩下篇幅不多,作为朱妹粉有点捉急_(:з)∠)_

 

记得看过有人在关于“讨厌的男/女主角”的讨论中说:

一部剧中,男角往往代表着全剧的意志与主旨,而对女性角色的塑造,才是决定剧中人物塑造成败的关键。

 


朱妹是个一上来就被黑的女主角。

以个人想法为主导的行动方式、注重友好劝降的行事态度、不顺从上级的个人理念,这种种自然给她招来了“天真”、“想当然”的黑,却展现出她坚持独立思考的可贵品质。

狡啮赞赏她的独立与不从众,自一开始,这两位主角之间便发展出密切的联系。有不少人萌慎朱这个CP,不过我个人觉得那两人之间更近乎兄妹情谊——一种相互关心、支持与精神上的依托。

 




一开始就觉得朱妹是个潜力股,我一定不是一个人。



船原雪在跟狡哥聊天时说道:小朱是很厉害的人,不论遇到怎样的状况,PP值都不会上升。

紧接着小雪姑娘便用亲身经历给我们演示了朱妹的神经究竟有多坚韧。



在狡啮的噩梦中,他喘着粗气奔跑,视野中的光影和色彩不断变幻着形态——那是人的神经系统所面临的极限状态,在视觉层面上的反馈。

同样是挚友的死:朱妹看着小雪在自己眼前血溅遍地,她的动作、声音无一不在发抖。小雪在她眼前死了一回,却在她的回忆中死去了不下三次,每次的痛苦清晰如初,而朱妹会哭、会颤抖,PP值却依然稳定。

——如果说,狡哥摇晃迷离的视野是男性化的不外现的脆弱,那朱妹所拥有的,便是属于女性的,内敛的,极致之坚强。

 



自打狡哥一走,朱妹便成了支撑整个刑事一课智商的人。然而她的行动力,直到她直面真相之际才得到爆发。

有人对骤变的朱妹表示不理解。

对狡啮的担心与责任感,得知真相的愤怒与震惊,理性与情感的搏斗纠缠,最终纷纷在回忆里小雪的嫣然一笑中化成泪水漫出眼眶。

此后的朱妹多了一分积极,少了一分迟疑,以她日趋成熟的行事风格与本就优秀的资质,终于完成了蜕变——

“现在的你,行动比以往都积极,情绪却比任何时候都低落。”弥生冷静地评价道。



不论是蜕变前或后,朱妹那顾虑他人、也顾全大局的温柔还是没变,于我理解,也就是“心系社会、始终不渝”吧?w

她坚守着秩序与法律,然而在系统独裁之下已然没有法律可言,所以她厌恶这个系统。虽然凭一己之力改变现状太过无力,她却不会放弃努力。

在支配者与监视器的眼之外,朱妹以她对系统的理解与对社会的关切,继续充当着守护者的角色。

 


####


 

Ⅳ.“美丽新世界”


最终话的标题——“完美的世界”。

系统依旧运转,PP值定贵贱的标准未曾改变,人们继续按照系统的指引过着所谓“最优”的生活——这样的世界是完美的吗?

答案无需多言。


然而,怎样的世界才是完美的?

朱妹交不出答案,屏幕前的你我交不出答案,迄今为止所有人类学家、社会学家恐怕也交不出具体答案。


——所以,SIBYL系统宣称的“理想世界”、“完美社会”本来就是个幌子。

只是呢,比起经常犯二的人类,偶尔才犯二的百脑汇应当说还是相当精明的。

 


++++



首先应当承认,经过数十年的发展,SIBYL系统与PP值管理确实出色。

被认定为“系统所期望之人”的朱妹各方面良好素质自不必说,刑事一课中各人素质其实都很优秀;

面对犯罪指数超标的罪犯,Dominator一枪足以令其毙命,(番茄酱炫酷地溅满一地,)也不可不说是痛快的裁决之道。



然而系统的弊端随剧情进展日益显露,这里对此不必再作赘述。

值得一提的是,有一个人物,几乎由始至终都在反映系统的畸形——


宜野座伸元。




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搞不清为何gino这个角色那么有人气。他保守又暴躁、别扭(当然也有傲娇)却又无能,总是轻易屈服,缺乏自己的信念——

这一切可以归结为出于自我保护而诞生出来的个人主义,而这顽劣的个人主义的根源,便是他欲盖弥彰的不安。

gino仿佛系统监视下不安得瑟瑟发抖的一只小动物,不安的心理状态把他的PP值一步步逼向险境,而PP值诊断结果又一再地加深了他的不安,于是,恶性循环便开始了。



gino的结局却让我相信PP全剧结尾是多么的美好:他终于从日益加深的不安死循环里走了出来。


我一度认为老爹的死,会把这个别扭而不成熟的儿子推向崩溃的深渊;甚至预想过gino会像小圆里的蓝毛一样,在精神上和实际上都死个透。

然而没有。


面对PP值恶化与老爹离世的双重打击之后,gino反而给人一种看开了的感觉——担心害怕着失去而惶惶不可终日,远比失去本身更痛苦。

失去时,人会悲伤、痛苦、绝望;但在这过后,人会重新站起来,更坚定地面对这个美好又残酷的世界。


难怪有人说,人是在失去中成长的。


人和社会自我恢复、自我治愈的能力远比我们预想的来得强大。

骚乱暴动过后,社会依旧运转,刑事一课仍要忙碌地出动,裁决着各式犯罪,保护着系统指引之下生活的人们那平凡却可贵的小小幸福。



SIBYL系统也在成长。

百脑汇清楚地知道欺瞒非长久之计,他们懂得参考朱妹等人的理想素质改善对社会的引导方针,甚至把杂贺老师请去喝茶,商量社会管理方案的改进之道。

毕竟,不同于白毛那般的反社会者,百脑汇里集合的是一批极端的改革者。对社会的革新,是这群人本来就有的愿望。

 


++++



人与社会在不断的磨合中共同成长,最终会发展成怎样?

无人知晓。

但是,抛开静止的观点来想想看,每天都在成长的世界,其实,不就是最完美的世界了吗?

 

**唔,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表达清楚。这并不是说寻求改变与进化的百脑汇就能创造理想的社会。

而是说,“成长”本身是社会最需要的属性,对于每个时代、每个社会都是如此吧。

当然实际上人类社会确实一直在成长,我这说了大概等于没说……我看书太少,不成长的社会大概也只在《一九八四》里见过而已。嘛。**

 


####


 

Ⅴ. 看似循环往复,暗中悄然向前


很多人对PP最终话不满。

“这不是成死循环了吗”、“一切遵循圆环之理”之类的论调不绝于耳。


PP全剧的首尾呼应做得非常完善,这也是我对这个不甚出人意料的结局推崇备至的原因之一。


几乎如出一辙的新人到任状况——许多人认为这是新一轮循环的象征。

一轮过后,新监视官升格为前辈,旧监视官沦为执行官;狡哥像白毛一样过起了小资隐居生活,将来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槙岛?

答案是否定的。

 




姑且不论是否所有人都有注意到新监视官“霜月美佳”是学姐标本案里刚遭受友人亡去之痛的女学生这一小细节。

朱妹作为前辈对新人所说的一番话,其中心与主题都与当年宜野所说的截然不同。


这里使用的手法不是重复,而是对比。


“这些人是执行官,”——“在信赖他们的同时也要小心”

“人手很不足,初次上任就是紧急状况,”——“我会尽量协助你”


比起先前冷冰冰的介绍词,俨然多了不少温情。

这样的刑事一课,绝不会陷入死循环之中。

 




狡啮慎也有着他过去的同伴与未知的将来。

白毛的性格之所以扭曲,来源于其漫长的孤独;而一直有人担心、惦记着的狡哥绝不是孤独的。

所以狡啮也绝不会成为下一个槙岛。

 



宜野也是,这个曾经被不安和个人主义包裹的人如今敞开了心扉。

曾经抗拒不已的相似的眼神,隐隐传递着血浓于水的父爱跨越了生与死,将随时伴他左右,驱散不安、惶恐与孤单。

 



有人评论说:这个结尾不是循环,而是螺旋式上升。

 


记得老爹曾对朱妹说:人类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其强大的社会性。

人,社会。变化,成长。

朱妹、狡哥、宜野、刑事一课乃至全社会都不会陷入所谓的死循环。未来不可知,我们却愿意相信它是光明且美好的,一切皆因——

“You'll never walk alone.”

 

####



[后记]

“You’ll never walk alone”这个标题是一开始就想好的。最终话里白毛的独白让我想起了ED2,稍联系一下发现果然很搭,于是就把相关的想法都以此为中心串了一下。

个人看来,PP的主题与其说是“反乌托邦”,倒不如说是“人与社会”……也许是我想太多也说不定_(:з)∠)_

少有地对着一部完结番正经地侃这么多。而且一写才发现自己写文章结构有多烂,重复累赘的地方不胜其数……

唔,于是就说这么多。反正涂涂改改这么多一定没人耐心看完,纯粹当做个人向纪念文吧。最后,感谢老虚、监督和PP制作组的各位,谨致以万分敬意。

 


KINOAN (打鸡血般)写于Psycho-pass一期完结一周之内

 



 ========以上是从高三摸鱼本儿上录入的正文========




<录入后话>

总算把这篇当年的黑历史录入好了……

怎么说呢,我真打起鸡血来我自己都害怕(。

 

录入时对一些记错了的人名作了修正,比如说王陵璃华子和泉宫寺丰久,我原文里错写成王陵琉华子和泉宫寺一郎(……到底怎么错的……);

也对一些不太通顺的句子和重复的用词作了一番小修改,按自己现在的语言习惯改的。

 

刚开始录入的时候觉得全篇透着一股浓浓的厨味,看到后面倒是找回写这篇感想时一些澎湃的心情了,也挺复杂的。

 


最后说个有点儿讽刺的小事,对别人来说大概也不足一提,纯粹给自己提醒留个记忆。

这篇感想是高三里许多个晚修自习零零散散的摸鱼拼成的,写到宜野那段,那句“人是在失去中成长的”那时候觉得自己写这句看起来似乎挺高大上的,也够装逼,心里还默读了几番觉得挺有道理。刚一写完这段搁笔,班主任过来喊我出教室,告诉我说我外公去世了,这第二天要办丧事了,父母让我请半天假奔丧。我刚跟班主任一说完就跑进了厕所,想着刚写完的那句话稀里哗啦地哭成了一条狗。



====于是就到这里啦,后面没有啦====


评论(7)
热度(5)

© 孢子集运装箱处(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