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子集运装箱处(x

>>记录日常买卖安利实况,偶尔写写过度理解小论文。翻译初心者修行中,然而懒(。
>>喜好乱且杂,以Anime和相关OST为主

喵汪!!

这又是一个再正常不过、再正常不过的早上。

室外能见度正常,室内困意水平正常,一切就绪。


“假如——你是摩尔根的学生——”

讲台上的话音正慢悠悠地飘过来,在抵达某段距离的瞬间,似乎穿过了一层不可见的透明的“膜”,继而变成了一串不带对话框的6号手写字体,渐渐与其他背景音一同消融在一个大大的哈欠中。


菇王把自己的额头抵在桌面上,草草掩饰着刚才那个差点打出声的哈欠。然后从包里掏出进教室之前买的早餐,偷偷低下脑袋,撕开包装,把温度等同于冰块的热狗面包送进嘴里。


大黄远远地瞟了那边一眼。

“啪叽”,“啪叽啪叽啪叽”,菇王四周的效果音小字正在稳定增殖中。

大黄轻轻摇了摇头。翻开的课本上冒出了一只蘑菇鼓着腮帮子嚼东西的小涂鸦,随即又马上被一部苹果4S压在身下。


(08:22)

“大me菇ww”

(08:24)

“干嘛w”

“让我狗狗你wwww”

(08:25)

“…不让你狗(。”


把熄了屏的手机和揉成团的塑料包装袋丢到一边,菇王继续把脑袋抵在课本上,回想着前一天中午的事情。


+++++


这也是一个再正常不过、再正常不过的中午。

午饭前最后一次下课铃刚响起。


“喵汪!所以花鼠!你看到哪一集啦!”

菇王的脑袋倏地插进了花猫和花鼠两人间的空档里,暗红色的文字开始若隐若现地从她的领口里冒出来,蠕动着往上爬。

花鼠顿了一下,从头到脚扫视了菇王一遍,确认若隐若现的“安利”二字几乎在瞬间已爬满了她全身。花鼠重新笼了一下围巾,把刚才受惊的绿色音符都藏进布料的阴影里,想了一下回答说:

“…噢,应该是新换了OP那集。”

花猫总觉得这时应该出现一个什么人,来给这全身都散发着可怕气息的菇王驱个邪。但是眼前依次出现的两人都向她摆了摆手,表明自己对这种邪气无能为力。


不再理会开启安利模式的菇王和已被拉入结界内的花鼠,花猫抬头看了看灰霾的天,又四处张望了一把。这个时间的旧教,不论楼里楼外,都已经被赶着回宿舍和去食堂的学生围得水泄不通。

以菇王为中心的漫画化漩涡,其效果在如此庞大的人流中显得尤为显眼——简直快到了刺眼的地步。

然而,今天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菇王四周的人流,只要进入了一定的半径范围——即使是自带画风丰富的大黄——都无法抵抗这个隐形范围的效果,而不自觉地改变了自身在他人眼中的映像。然而,大花猫敏锐地注意到,今天在这个范围之内,有一个不起眼的点,丝毫不受影响地静静呆在原地。

——一只橘子,被扒了一半皮的橘子。


“菇王!喵汪!”大花猫走到菇王的身边,平静地开口。

“…诶?喵汪……!”菇王突然从滔滔不绝的安利模式中回过神来,条件反射般地答了一句。

“你又开始卖安利了。”花猫依旧一脸平静。

“诶?!……是吗?!”几乎就是一瞬间,菇王全身上下的暗红色的字样全都消失了踪影。菇王一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一边习惯性地用手拂了拂衣服,又继续抬起头有些茫然地看向花猫。

花鼠围巾里的绿色音符小心翼翼地从阴影里探出头来,带些好奇又有点惊魂未定地飘在花鼠身边,静静围观着打断这一切的花猫。

“你有注意到那个橘子吗?”花猫指了指不远的雕像,准确地来说,是雕像底座上的一个点。

“……唔?”菇王和花鼠的眼神飘向了那一个不起眼的点,然后迅速发现了什么。

“好像画风不太对……”这是菇王的感想。

而花鼠所见的也与花猫一样,结论也相同:


——这是一个再异常不过、再异常不过的橘子。


“有人每天都去换那个橘子吗?”

“没有吧?放在那儿好多天。”

“这么多天一直都没坏吗……”

“是天气冷的缘故?”

“真是一个谜样的橘子……”

“…喵汪。”

“喵汪。”

…………


喵汪。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再正常不过的校园,和这样的一天……

………应该是这样的吧?唔?

评论
热度(4)
  1. 脑洞的洞是黑洞的洞—官方脑洞孢子集运装箱处(x 转载了此文字
    by 么菇

© 孢子集运装箱处(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