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子集运装箱处(x

>>记录日常买卖安利实况,偶尔写写过度理解小论文。翻译初心者修行中,然而懒(。
>>喜好乱且杂,以Anime和相关OST为主

炸了炸了(。

今天下午和晚上难得没有迫在眉睫的死线,就跟花鼠一起刷了两集番。

感觉就俩字:炸了。


先是看了排球二期第10话。


久违的比赛回!

一上来就是「変人速攻」的熟悉旋律——印象中是二期以来第一次听见这首(或者第二次,记不清惹),极具运动感和疾走感,从前一话欢庆烤肉的逗比中(。)把纯粹的燃提炼了出来。


A part齿轮咬合的部分在漫画里就是燃得飞起的一段,一波接一波的好状态再配合上老师的文艺解说简直无敌。


稍微出乎我意料的是小翔那句「やんのか」,看漫画时虽然留下了【轻声】【简短】【有某种带动力】的印象,却没想到ayu这句里我活生生听出了苏的味道………………莫名觉得好苏……………………(这种时候就会觉得“自己果然是翔阳迷妹吧”(。


B part,随之而来的是木兔蠢蠢的消极模式和枭谷大家庭萌萌的吐槽。

漫画刚出这部分时就把人萌得不要不要的。赤苇的腹诽配上木兔的犯蠢,枭谷大家庭的集体吐槽和关照……哎一想到这些就满脑子都是一窝猫头鹰的蠢萌样(。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哎。

木兔太可爱了。

大家都太棒了。

……哎。


于是我跟鼠抱着对方大嚎大叫看完了这一话。

……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炸成天边的一朵烟花】。


=====分割线=====


然后晚上看了超人幻想第10话。


点播放之前的我居然还妄想“看完这一集再写个实验报告”,太天真了。我刚匆匆关掉播放窗口,关掉电脑……就,熄灯了orz


——「点开视频之前的我太天真了,天真得我想把那个时间点的我杀掉」(x


这一集totally爆炸。

信息量爆炸。


……以及爆炸场面也确实很多。连桥本敬史老师都请来了,这个番是有多任性啊(。


本来time leap梗就容易烧坏观众脑子。更何况这一话还偏偏死揪着祖母悖论不放。


b站这番的评论区很精彩,总是能让人找回好几年前b站看番的感动。

热评首位的“TP豹与超人课豹之间成立因果连接,因此可以跳过IQ豹”的解释十分理据服。不过这里还是稍微记一下自己的理解和想法。


→在这个故事的世界观里,←

祖母悖论代表着个体水平上的时间因果悖论,杀猿之人则代表着宏观水平上的悖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则指向矛盾的圆环之理。

祖母悖论中,产生矛盾的个体渺如沙尘,终将被时间因果律所吞噬。而宏观历史却具有决定性的力量,致使那只进化前就被杀掉的猿猴被归入历史的容错区间。

辉子把怀表交给博士,便是让带来怀表的豹先生成为宏观水平上的“因”,其存在便成为了时间进程中的可容错点。


之后辉子又马上否定了这种作用,并称“历史只是被覆盖,而本身并不会消亡”。到底豹先生为何没有消失,剧中并未给出确切的解答。

按我的理解,后面这一套大概该归入“明天的我和今天的我是不是同一个人”这般哲学过头的讨论范围之内了。才疏学浅,此处不作赘述。


我真正想谈的是,这一集剧本中,对豹先生人物塑造的成功,和无关时间穿越的一组关键词:【成熟】抑或【孩子气】。


这集的剧本,跟前面的时间轴碎片式相当不同。观众的时间概念都停留在神化43年4月这一点上——毕竟要同时处理三个25世纪来的豹先生就够伤脑筋了。

整集剧本显得完整度很高,重点也都集中在豹先生这个角色身上。


我有一句很在意的台词。

尔朗驾驶Equs与IQ号豹开战时,喊出的第一句是:豹先生!你真的是豹先生吗?


乍看之下很琼瑶对不对(。


但联系前后内容就觉得这句台词作用真多。


首先是掌舵的IQ豹一惊:他怎么会知道我过去的名字。

前面TP豹和超人课豹见面,刚向辉子交代完因果;这里IQ豹的一句话加强印证,给了观众一个明确可整理线索的佐证。


同时,隐隐带出来的脉络是尔朗与豹先生的联系——Equs,再引出机械设计“幼稚”与否的争论点。

也紧紧扣住了豹先生的概念关键词:成熟/幼稚,抑或说大人/孩子。


豹先生这个人物,在这一话之前,给我留下印象的,就是大铁君那一话,他说了一句“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才是大人的做派”。

他整体给人的印象,就是从外表到作风都在不断强调「おとな」的沧桑之人。


豹和笑美谈Equs——这个机器人的设计糅合了日系动画燃烧多年的谜之萝卜魂,换句话说,倒也是动画人之魂。

笑美说,男人啊真是一辈子都这么喜欢…玩具呢。

豹说,对啊。特别是那些爱装成熟的人。


下一个镜头是尔朗探头挥手的天真模样,天真得让人觉得,豹先生话中说的爱装成熟,说的是他自己。


IQ豹与尔朗对峙期间不断嘲讽对面机体的设计:手脚部件累赘,浪费燃料,效率低下,像足了小孩子的玩具。


超人课豹与IQ豹对峙期间,自己对过去的自己提问:自以为是地“肃清”所有的“恶”,以为世界能就此变好,难道是成熟的想法?


最后IQ豹倒在血泊里:你其实就是想杀掉曾经天真的自己,埋葬这段黑历史吧。

——这种埋葬过去的行为本身,又何尝不算天真呢。


豹先生与他的“大人”情结,构成了时间因果律之外,另一个更大的矛盾。


人不忍直视过去的黑历史,是因为觉得当年自己太天真,甚至想杀了那个天真的傻瓜,继而对照得出自己现在变“成熟”的结论。


每一个“成熟”的自己,都踩在前一个“天真”的自己的尸体上。


蔬果是否成熟有ripe的概念与客观标准。但mature呢?

生物学上的mature我懂。但是人格和精神层面上的呢?


还记得以前有一次大晚上的,跟艺艺在阳台聊天。

我跟艺艺说,感觉那些思想政治等等成熟的人,都是经历过中二与偏激之后才能走到这一步的吧。艺艺说不一定,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走弯路才能到达成熟的境界的吧。


现在想来,当时的我们恐怕都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说不定艺艺是被我带的)


不管人走到哪里,客观的标准就挂在那里,不偏不倚。

……而所谓“成熟”,真的是个客观存在的标准、或者说阶段位点吗?


越仔细想,越觉得“成熟”是个被模糊过度的相对性概念;也越觉得那些“还不够成熟”都是屁话。

在某个人的某个阶段——关乎年龄/阅历/阅读量/思维方式/个体性格/周围人群/特定环境等等等等——提“够不够”“成熟”,用的语法恐怕是虚拟语气吧?

即使真的“够成熟”,又何尝不是装的呢…?


近两天想到一个问题,觉得有点难受。

我们的文化体系里,关于“成熟”灌输得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隔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这两句是我默出来的。初中的课文,现在倒还记得。

还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恬淡,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清高,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的系天下之心……


能想起来的古诗词太有限,不装逼了。

这里并不是说古人这些诗词编入课本如何如何,诗词本身固然是好的。俗话说不会作诗也会吟嘛。

但吟此诗者与作此诗者,是否能单单通过理性上的理解消化而达到精神层面的对接呢?

更遑论照本宣科作八股文的人了。嗯,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想说的跟古人跟诗词无关。

我想说的是,在我们的整个教育过程、乃至整体社会风气中,都对“天真”“不成熟”进行着极为严厉的…扼杀。


之前翻豆瓣上《民王》的观后感,有人说,有时觉得日剧的魅力就在于此:一个拿政治题材开玩笑的剧,毫无心机的儿子反倒凭着天真善良屡屡拯救政局于危机之中——看起来这么二傻缺心眼儿的故事,就是敢拍出来。

就像第五还是第六集里学生运动对着政府大门大喊出那一个个幼稚天真的梦想一样,日剧里能看到这种傻瓜式的充满天真的正能量。


身边的主流文化大概都接受不了这些,这看起来太不成熟太天真,更不能在电视上播放宣扬。


这个话题一个月前就想写点什么,直到看到豹先生身上的矛盾,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共情。


从小家里就在教导,你要成熟点,你看别人家的孩子……小时候的“成熟”就是“乖”;

再大一点,“成熟”又变成了人际关系上的聪明、乃至世故和圆滑;

再大一点,“成熟”又扯上了什么家国天下、时事与社会……


……更说不定,“中国特色”的“中二”,正是所谓的成熟二字——一种包装过的表现欲与受肯定欲吧。


我之所以觉得难受,是因为这一切的“成熟”,最终要求的,都是你在他人面前的表现而已。都是要求你“怎么做”,而非指导你“为什么”。


当“成熟”成为一种目的,一切便都避免不了“爱装成熟”的嫌疑。


读大学以来似乎总觉得自己哪里成熟了。直到前段时间审视自己,在备忘录里记下:

【只有技巧不断累积,内涵却从未变化。】

……是否真的如此,我也无从辨别。


最后……倒不妨赌一把,猜猜未来看见这篇文章的我,会不会羞愧到想杀掉现在码字的我吧w


评论(5)
热度(1)

© 孢子集运装箱处(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