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子集运装箱处(x

>>记录日常买卖安利实况,偶尔写写过度理解小论文。翻译初心者修行中,然而懒(。
>>喜好乱且杂,以Anime和相关OST为主

2016.03.06 - Ripple圭衣线翻后感

「ギャルゲーなんて、もう御免だ」

要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上面这句足矣。一来我本身是比较抵触gal和乙女游戏这种形式体裁的,再加上这次的翻译也并非什么很轻松愉快的事情。大概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吧。


# 以下感想包括游戏剧情、语言习惯、翻译经历等方面,乱且杂;

# 此前从未接触过丸户史明的任何作品包括邪教WA,可能存在不恰当评价或偏见etc.;

# 这是一部2002年的galgame,现在免不了是用十多年后的审美在看,所以……。


→→OK?下文正文→→


1.

首先来吐槽一下这条线,和该线女主穗永圭衣。




↑ 无口无表情,不说话不与人接触。托这一点的福,我觉得我手头上这份文本的省略号快要比台词还多了wwww(嗯变相减少了工作量?w

算是偏猫系的女孩子,而且是那类怕生的幼猫吧。中间有一次她突然学猫叫了一声nya~的时候,看着还是有点萌的?w


而男主追这个妹子的方式,简单来说就是死缠烂打……(扶额

由于妹子有时候挺笨手笨脚,男主经常关心她这一点看起来也挺暖的。要是换个画风然后把台词和设定魔改一下,大概能变成少女漫吧(喂

实话说,这条线大概算是相当纯爱了吧……连H scene的部分好像也都没什么太工口的感觉?(单看文字的话,并没有多少官能描写?反正这部分不用我翻所以我也就只是看了一下ry

(说到官能的话大概要数双子姐妹那条线最黄暴了,借着“其实都是男主的脑补哦”的大义写了一大段3P,对方还是两个合法萝莉((。


有一小段觉得还是蛮戳的。男主跟妹子约会当天发高烧,死不要命拖着病恹恹的身子迟到4小时爬过去了,发现妹子真的还在傻乎乎地等他……

ほら、やっぱり待ってたじゃないか、こういう娘なんだよ。

…だから、ほっとけないんだ。

↑ 整个文本里难得稍稍戳到我的一段内心OS,真的让人想跟男主一样抱一抱这只小猫咪啊w



2.

这条线剧情其实真特么白开水。


圭衣不愿意与人来往,是因为

“小时候经常转学,害怕分离所以不敢交朋友”

“第一个朋友给予了勇气,所以在新学校靠自己努力去结交了第二个朋友”

“but第二个朋友对她不上心/在学校被欺凌……blabla”

“然后第二个朋友在妹子转走后就跳楼致残了”


……翻译完这一段后,我整个人都觉得…莫名其妙(。逻辑算是勉强连起来了,却缺乏细节和描写,简直到了支离破碎的地步:

1) 看见一个坐轮椅的小姑娘就一秒想起自己黑历史,然后直接崩溃,然后摔盘子跑掉了……天啦噜这个引出黑历史的hook简直不要太随便?这么多年来走在街上就从来没看见过轮椅吗,还是说每次都得来这么一出?

2) 所谓的第二个朋友,我都没搞懂其跳楼的动机到底关圭衣什么事。

3) 为什么转学以后不能跟之前的朋友联系啊?再穷再买不起手机or大哥大,人类还有邮政系统啊…?




3.

虽说我不讨厌贯彻不抛弃不放弃精神的主角,但是你造吗,这个gal的男主他哦,

在妹子跑掉把自己锁在家里不接电话后,

他不抛弃不放弃地给妹子打了50+通电话直到妹子肯接……

然后一轮嘴炮加告白。

没了。


妹子挂掉电话后,过了若干天想通了……然后凌晨1点给男主挂了个电话让他来他俩工作的咖啡厅…………………………

……你问我他们大半夜的出来干什么?

……当然是约炮啦(x


总觉得这个解心结的过程太敷衍了。

就算后文加上了隐藏幼驯染这个梗,还是太单薄了啊orz



4.

整条线唯一的亮点在于:隐藏幼驯染。


男主生病迷迷糊糊都会梦到小时候的一个小伙伴,也是很冷漠很怕生,文面上用的是【あのこ】以至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ta到底是男是女还是猫。

关于谜之あのこ的回忆就以梦境的形式穿插在住院和探望那段剧情里,每每都会强调【あのこ】跟圭衣很相似、不能让人放着不管blablabla

……我看到这段时内心是:如果说【あのこ】真的是圭衣,这种巧合也太俗了吧……


之后,在电话嘴炮那段里,男主的嘴炮是这样子的↓↓↓

「でも、俺はやっぱり信じてる。友達を作らないより、別れると分かってても作る方が百億倍いい。」

「もしうまく行かなくても、うまく行くように頑張ればいい。」

「一度くじけたら、二度頑張れ。それでもくじけたら、もっと頑張れ。頑張りすぎて疲れたら、ちょっと休んでから頑張れ。」

第一次翻到这里时,我的感受:妈呀男主你这语文水平简直小学生……


还真是小学生。

等啪啪啪剧情过后,最后剩下的一小段是男主回忆的结尾,是男主小时候跟【あのこ】分别时的对话。

那段对话里,说了跟上面一毛一样的话。

嘛,当然,说这话的对象也是同一个人。

——最后点出圭衣的回忆杀里“给予了勇气和友情的第一个朋友”就是男主。


我自己在阅读体验方面,多少体会了些许由叙述trick所带来的快感,毕竟连【あのこ】的本体是什么物种都无从得知,即使猜到,也未必能跟“第一个朋友”这点联系起来。


两边零散的线头在最后总算收束了起来,我个人还是挺喜欢这种收束的感觉的。

虽说还是收得有点奇怪,既然“第一个朋友”都能对应实际人物了,那个断腿的“第二朋友”如果不是其他女主中的其中一个,不就显得有点有头无尾了吗……?

其他女主里可没有断腿的。转念一想,圭衣这条线大概也不算什么重点吧,也就算了。



5.

虽然我看到最后发现隐藏幼驯染这事还挺吃惊的,不过,玩家大概根本不会惊讶吧……



你想啊。我身为一个手头只有文本的翻译,只知道【あのこ】这个称谓而已。


但游戏里,【あのこ】肯定是有立绘的啊。


除非【あのこ】的立绘是个deemo式的小黑人,

……或者柯南式的小黑人,


不然玩家一眼不就能看出来这是谁了么!?

这个叙述trick到底有什么意义啊?到头来被trick到的只有我这个翻译啊?!


(考虑到它是个gal,立绘肯定是可爱的女孩子对不对……)

(所以才说我讨厌gal这种体裁形式啊……)




6.

啪啪啪结束后,两人在聊天时相当腻歪地喊对方【けい】【そーいちくん】;

接下来回忆结尾,两个孩子对彼此的称呼,刚好就是假名表记的【けい】【そーいちくん】。


啊,跟前面事后甜腻腻地叫名字相呼应呢,我这么想着。

啊,说明他们事后其实已经想起彼此了呢,我这么想着。


啊……

所以说他们俩是啪啪啪了才想起彼此小时候的?


………………所以你俩小时候到底都在一起干了些什么啊?!

(细思恐极.jpg



7.
关于丸户史明这个脚本家。

我没读过丸户其他的作品,其实也没读过其他作家的作品原文,所以不能断言这是不是丸户的特色……

——TM大长句怎么这么多啊?!


比如:


理由も分からぬまま、機嫌をそこねてしまった圭衣ちゃんは、結局、研修という名の皿洗いの最中、ずっと口をきいてくれなかった。

-->也不知道理由为何,惹圭衣不高兴了,结果到最后,在以实习为名的洗盘子的过程中,我也一直没能从她口中打探到她生气的理由。


左手に置かれたリンゴは、皮を剥くという名の行為において、ほぼ芯の形状を剥き出しにするという快挙をなしとげている。

-->这种行为以削皮为名,把苹果捧在左手,然而实际进行的,却是快要把苹果芯给削出来的这般壮举。【这句简直没法翻好吗!!!!!


なかなか打ち解けてはくれないけど心の優しい女の子だと長い時間をかけて理解できたはずの圭衣ちゃんが…

-->虽然她很难摆脱那份生疏拘谨,却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过了这么长时间,我理应如此理解她了…【原文一整句完全没有逗点啊?!!!!


たまに夜かけると母親らしき人が出てはくれるんだけど、『申し訳ありません、娘は出たくないと申してまして…』と、実にすまなそうに謝ってくる。

-->偶尔晚上打过去时,电话那头会有像是她母亲的人接起来,却只说『实在很抱歉,女儿说她不愿意接电话…』,只是如此这般很过意不去似的道歉。



还有一些句子原文虽然不长,翻成中文却得断成好多个句子才行……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语死早的锅……


比如:

聞きようによっては、病気でもないのに研修に来ていない圭衣ちゃんを責めてるみたいだし。

-->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在责备圭衣「明明没生病却不来实习」似的,具体怎么理解,还得看听的人怎么想了。



8.

之前在lft这里发的那个初翻笔记,其实有在一点点更新。

不过翻到后面,因为工期紧迫,就没有时间一个一个词汇和语法都整理出来了。

现在翻完了,大概不会有那个心思去把所有的笔记补完了吧orz


不过觉得过程中还是接触到不少语法的,也学到了一些。

至于自己能不能记住就是另一回事了。



9.

最后要说的是,其实翻译的过程真的一点都不开心。

本身自己就讨厌galgame,原本打算以这次为契机,看一下自己能不能对gal恢复些许好感度……

嘛,还是算了吧(摊手



1月中下旬把当时翻到1/3的文本先拿去给组长校对,当时组长把校对好的文本发过来时还夸张地称赞了一把“你是第一次做翻译吗?翻得很厉害嘛”“你很有翻译的才能啊”blablablabla

……我可不可以说,我最近这两年特别特别讨厌这种唯才能论?

……好不容易认真努力了一把,却被人捧说“哎呀你真是个学神”这种心情简直超级卧槽哦?



这两天为了按时翻完,也在成天加紧翻。所以,晚上11点看见组长发来一句“最后一天了,文本能交了吗???”还带上QQ默认的那个鄙视的表情,

——我特么简直想掀桌。



这大概真的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翻galgame了吧,嗯。

以上。


(让我去刷一下zootopia的tag找点糖来回回血………………


评论(7)
热度(1)

© 孢子集运装箱处(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