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子集运装箱处(x

>>记录日常买卖安利实况,偶尔写写过度理解小论文。翻译初心者修行中,然而懒(。
>>喜好乱且杂,以Anime和相关OST为主

[广播剧翻译] Kiznaiver羁绊者 BD第1卷特典广播剧01「那时的羁绊者们」

# 这篇是《羁绊者》BD第1卷特典广播剧的翻译,这里是第一轨,BD自购,广播剧mp3资源(rm8g)。

# 自翻+自抓资源,仅供同好分享,请勿挪作他用、勿二次上传。

# 这种时候LFT不能按颜色来排版就很蛋疼了。总之这里先存个稿吧。



以下正文。

推荐配合广播剧音频食用w


==========






【胜平】

我是阿形胜平。

要问这时我正在做什么……

我正在被人横放在学校的天台上。

 

 


【法子】

感谢各位GOMORIN把胜平同学搬到这儿来。

啊,请尝一尝这份薯片。

除时薪以外,市长禁止支付其他金钱形式的酬劳,就以薯片聊表谢意了。

这是酸奶油味的新口味,请享用。

 

味道如何?

那就太好了。

那么,接下来这里就交给我吧。

请稍作待机,之后再过来。

 

(GOMORIN们摇摇晃晃地走掉了)

 


 



 

【胜平】

我还在昏睡中。园崎法子同学则蹲坐在我脑袋的上方。

在之后的情节中,我将会醒过来,

听园崎同学讲一通七宗罪如何如何、伊势乌冬如何如何……

被这般那般数落得体无完肤,然后从楼梯上被推下去。

 


【法子】

(叹气)胜平同学的睡相,真像个孩子呢。

 

 

 

 

【胜平】

观看过正篇的观众应该已经知道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与其他几位羁绊者一同,在废弃医院里接受过了连接羁绊的手术。

 

但是不知为何,只有我一个人被送回了学校,进行羁绊是否连接成功的测试。

没错,所以我并不知道,

当时在废弃医院里,大家是怎么醒过来的。

而在那里,到底又发生了些什么……

 



========

 


 



【千鸟】

唔……诶?

天呐这是在哪儿?床上?

为什么我会在这种地方……

呃、怎么回事…感觉脑袋好沉……

 

【仁子】

啊——

拉开帘子之后,发现了村民1号!

 

【千鸟】

诶?

 

【仁子】

哦?仁子认识这个人!

是我们班上不怎么说话的,呃……

高城千鸟同学!

 

【千鸟】

你是……

 

【仁子】

虽然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样子~

虽然看起来朋友很多的样子~

却意外地完~全没有朋友的,高城千鸟同学!

 

【千鸟】

呃、啊……

 

【仁子】

明明看上去这么普通却没有朋友,

是不是从反面说明身上隐藏着什么严重的问题呢…

是不是别去和她搭话比较好呢……

啊不过反正已经是这么个情况了!

总之还是先试试去搭话吧!

 

【千鸟】

呃……我说,

这种话能不能拜托你留在心里别说出来?

新山仁子同学

 

【仁子】

诶!居然记住了仁子的名字吗?

好开心——

 

啊不对 难不成这就是高城千鸟同学没朋友的原因?

擅自挖掘别人的隐私,像个跟踪狂一样……

 

【千鸟】

给我等等!

知道个名字而已,哪用得着这么夸张……

 

(三面方向的帘子被唰地拉开)

 

【牧+天河+由多】

有人在吗?!

 

【千鸟】

哇啊——

 

【仁子】

左右的帘子被一下子拉开了!

 

【由多】

什么嘛,这个房间内部只是用帘子把空间分隔开来吗?

 

【仁子】

噢,这些人我也认识,

牧穗乃香同学,由多次人同学,还有……

 

【千鸟】

咿!!(床垫发出了咚一声响)

天、天河一同学?!

 

【天河】

……喂。

那大惊小怪的反应是搞毛啊

 

【仁子】

biu——地一下飞身后退的人,仁子还是第一次见呢!

 

【千鸟】

因、因为……

 

【穗乃香】

真是受不了。

居然和传闻中那个靠恐吓敲诈谋生的天河一待在同一个地方。

 

【天河】

靠恐吓敲诈谋生?!

不不!我是为了从那些人渣手里解救弱小的人…

 

【仁子】

呜诶——!

天河同学的家里,原来是卖炸猪排的啊!

好厉害——!

 

<<译注:“恐吓敲诈”=喝あげ,“炸猪排”=カツ揚げ,两个词读音相同,“靠恐吓欺诈谋生”/“靠炸猪排谋生”。>>

 

【天河】

……不是说炸猪排那个かつあげ啦。

是蛮不讲理向人收钱的かつあげ。

 

【穗乃香】

看,这不是自己承认了吗。

 

【天河】

所以就说不是啊!

 

【由多】

还有传闻说,女生要是一时大意接近了天河就会怀孕呢。

 

【天河】

……什么!

 

【穗乃香】

哎呀,这么说来你不也一样吗,由多同学,

一直都让女生们全天候陪着你。

 

【由多】

牧同学你可真会说笑呀,

那可不是我让她们陪我,是她们自己……

 

【千鸟】

……所以说!

比起那些有的没的,我们大家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天河】

居然说成是“有的没的”……

真要说起来,这个话题还不是因为你反应那么大才被挑起来嘛。

 

……啊?所以说,我们为啥在这儿啊?

 

【千鸟 &穗乃香】

诶?!& 诶……

 

【穗乃香】

你们也不知道吗?

 

【由多】

呃,那就是说……

 

【仁子】

诶,诶诶诶诶诶——?!

明明状况都还没理清,大家悠哉地聊起了炸猪排、怀孕这么些话题?!

简直难以置信——(蔫

 

【天河】

这么说来你又如何啊!

 

【仁子】

仁子什么都不知道哦——♪

 

【天河】

……。

 

【穗乃香】

等等,看这状况,我们该不会是被卷入什么危险的大事件了吧。

 

【由多】

啊…总之,先来整理一下状况吧。

这个地方…一定是医院对吧。

 

【穗乃香】

看起来确实是的。

心电图,输液瓶,连手术器械也都有放着。

 

【千鸟】

手术器械?!

那、那我们……是被人动了什么手脚吗?

 

【仁子】

至少~我觉得麻醉是好好上过了。

 

【由多】

麻醉?

 

【仁子】

毕竟你看,我们之前一~直都在昏睡对吧?

 

【天河】

是啊,意识恢复过来时就已经在这儿……在床上躺着了。

 

【千鸟】

打了麻醉……

这么说来果然是被人动手术了?!

 

【仁子】

唔~…

说不定,内脏已经被人取走了!

肝(レバー)啊、胗子啊、心(ハツ)啊……!

 <<译注:仁子这里说的都是酒馆菜单里区分动物杂碎专用的词…>>

 

【穗乃香】

心(ハツ)要是被人取走  早就翘辫子了好吧。

 

【仁子】

诶,为什么会知道ハツ说的是心脏?!

这么说来,你是对杂碎烤串很熟悉咯?

好厉害!!像个中年大叔似的!!

<<译注:「焼き鳥」为鸡肉、鸡胗或其他动物杂碎的烤串,是日式酒馆常见的下酒菜。>>

 

【穗乃香】

这么点程度的知识谁都知道吧。

别什么事情都一惊一乍的啊。

 

【天河】

(踹床架)…可恶,虽然还啥都搞不明白,

不过肯定是园崎!是那家伙搞的鬼!

到底在心里盘算着什么啊,那个臭娘儿们!

 

【牧+由多】

蛤?

 

【千鸟】

你说的园崎…

是指我们班的园崎法子同学?

 

【由多】

那个女生长相虽说相当不错,

却不知怎的就是让人提不起撩她的兴趣呢。

 

【千鸟】

不是说这方面啦!

为什么这里会出现园崎同学的名字?

 

【天河】

哦?你们都没有见到园崎吗?

 

 



 

(BGM切入天河的回忆,第一话胜平昏厥后)

 

【园崎】

万事万物都有其所谓的极限。

 

【天河】

诶?

 

【园崎】

…但是,若不跨越极限,便无法到达。

 

【天河】

你……哪位啊?

脸倒是挺眼熟的……

话说,这群GOMORIN在这干嘛?

 

【园崎】

我叫园崎法子,是你的同班同学。

 

【天河】

啊——

对哦对哦,我想起来了。

 

话说,这群GOMORIN在这干嘛?

 

【园崎】

要来试试跨越极限吗?

 

【天河】

跨越极限……

啊,是说那个吧,赛亚人对吧?

死过一次再复活了就会变强。

我现在这水平够顶用了,也就没必要了。

 

话说!这群GOMORIN在这干嘛?

 

【园崎】

这样啊。

原来这才是你想寻求答案的问题吗。

 

【天河】

所以我这不一直在问嘛!

 

【园崎】

那么,GOMORIN在这儿是要干什么,

这就来告诉你答案吧。

 

(GOMORIN们摇摇晃晃地围了上去)

 

【天河】

诶?诶??啊啊啊……

啊——!

 



 

 (回忆结束)

 


【天河】

我就这样遭到了GOMORIN的袭击,

这之后我就想不起来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就已经在这里了。

 

【仁子】

GOMORIN?

对了,我想起来了!

仁子那时在召唤的明明是奥伯龙,结果却出现了一群GOMORIN!

 

【千鸟】

奥伯龙?

 

【仁子】

是妖精王的名字哟~☆

 

【穗乃香】

啊,我好像也想起来了。

我被GOMORIN包围起来,然后似乎就被迫吸入了些什么……

好像是氯仿之类的东西。

 

【由多】

我……那时在卡拉OK包厢里突然觉得很困……

……!饮料里可能被掺入了安眠药!

 

【千鸟】

氯仿…?…安眠药?!

等等,这可是重大事件啊?!

 

【由多】

看来是的。

虽然还有很多事情没搞明白,但现在可不是优哉游哉的时候了。

总之得先从这里逃出去!

 

【仁子】

心脏被取走啦~

 

【天河】

赶紧去找出口吧!

 



=====咚===噔===叮===当=====

 

【胜平】

抱歉打断一下,我是阿形胜平。

这里先暂时把画面转到我这边来。

 




 

(BGM切入第一话楼梯场景)

 


【法子】

请把双手举起来。

 

【胜平】

从醒过来之后算起,我被人数落的时间到这里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接下来,就要被园崎同学推下楼梯了。

 

【法子】

真是听话呢。

好,走你 去吧。

 





 

【胜平】

那时,我在下落的过程中,看到了园崎同学的胖次。

不过,毕竟是在当时那个状况下,

所以我也并没有觉得特别高兴……


啊不,这个话题先放一边,

这时的我 还并不知道——

 


(胜平砰一声着地)

 



【胜平】

从楼梯上摔下来的冲击,要使人毙命原本可谓绰绰有余,

正因这猛烈的冲击,有好几个人的身体也同时撞上了地面。

而在那一瞬间……

 


(痛觉共享的电流声)



【其他五人】

好疼————!!

 



【胜平】

大家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纷纷当场倒下。

而在那一瞬间,

和园崎同学一样,女生们各色的裙下风光也全都一览无遗。

 

(BGM响起)

 

啊,当然,男生们的胖次应该是看不到的。

因为身上穿的都是裤子嘛,那可就没办法了。

 



【法子】

呼……平安无事地摔下去了呢。

 

(手机响,法子掏出手机)

 


【法子】

喂?

啊,是小漆漆啊。你那边情况如何?

 

原来如此。“都确切地感觉到痛楚,无一例外都晕过去了”。

是这样啊,看来手术很成功呢。

那么我先挂了,接下来该去接胜平同学了。


(挂断通话,拍手两下)

(GOMORIN们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法子】

GOMORIN们,

搬运胜平同学的工作就有劳你们了。

回去之后,我再用薯片重酬各位。

双倍肉汤味的和海苔盐味的,你们喜欢哪一种呢?

 


【胜平】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共享疼痛的瞬间。

 

【法子】

来吧,胜平同学,

与羁绊同伴们见面的时刻,终于就要到来了哦。

 

 


==END==


评论
热度(4)

© 孢子集运装箱处(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