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子集运装箱处(x

>>记录日常买卖安利实况,偶尔写写过度理解小论文。翻译初心者修行中,然而懒(。
>>喜好乱且杂,以Anime和相关OST为主

[广播剧翻译] Kiznaiver羁绊者 BD第1卷特典广播剧02「那时的日染芳春」

# 这篇是《羁绊者》BD第1卷特典广播剧的翻译,这里是第二轨,BD自购,广播剧mp3资源(rm8g)。

# 自翻+自抓资源,仅供同好分享,请勿挪作他用、勿二次上传。

# 这种时候LFT不能按颜色来排版就很蛋疼了。总之这里先存个稿吧。

# 高能注意!这一轨请佩戴耳机欣赏!(否则后果自负)



以下正文。

推荐配合广播剧音频食用w


==========






【园崎】

和以羁绊相连的同伴们一同,

跨越许许多多的难关。


没错,从今天起,

你们就是羁绊者(kiznaiver)了——

 




=======

 





(背景传来为心电监护仪的声音)

 

【日染】

哔、哔、哔、哔、

哔————————

 

 

……开玩笑的。

死亡的时候,到底会有怎样的痛苦袭来呢。

如果可以许愿,但愿我不要在榻榻米之上平稳无事地死亡,

南无……

 

 

【日染】

啊,你好,我是日染芳春。

现在,我正待在神秘废弃医院的看护中心里,

百无聊赖地待机中。

 

不过感觉并不坏,

我还挺喜欢医院的。

这所医院以前的主要业务是急救,

曾被送进这里的,似乎净是些受了重伤的患者。

现在只要竖起耳朵,

就能听到患者身缠剧痛、不停打滚的声音。

啊……我也好想打滚……

 

抱歉,我自顾自说了个不停。

呃……刚才说到我在这里做什么对吧。

我有在做人体沙包的兼职,

应该说,直到十小时前我都还在打着这份工……

 

没错,我那时一如既往没去学校,

站在大街上……

 


=========


(场景切换至人流熙熙攘攘的大街)

 

【女A】

可恶,那家伙真是气死人…

 

【女B】

就是,我要不是女生的话早就上去揍他了!

 

【女A】

嗯~

 

【日染】

啊,如果我能胜任的话,请揍我吧?

 

【女A+B】

唔?

 

【女A】

啊,是当人体沙包?

揍一回200日元?

 

【女B】

这咋回事,价格好便宜啊。

 

【女A】

唔……

 

【女B】

(小声)诶话说,这人长得超帅……!

 

【女A】

(小声)啊真的…!

 

【日染】

如何?来揍一回试试吧

 

【女A】

诶哈哈~揍人这事,感觉还是太可怕啦~

怎么办好呢~

 

【女B】

试试嘛~释放一下压力~

 

【女A】

是这样吗~?好嘞那就来试试吧!

这位小哥~会很疼的哦?

 

【日染】

放马过来~

 

【女A】

那我就出手了哟——

嘿!(轻飘飘的一拳)

 

呀哈哈,真的揍上去了!


【女B】

小哥你疼不疼啊~

 

【日染】

……不尽人意。


【女A】

诶——?还不太满意?

 

【日染】

没错,这位客人您的上臂看起来可相当有力,

本来我还期待您能发挥得更好呢。

 

【女A】

蛤?!

 

【日染】

您身上也散发出了蒙古大力士一般的气场,

让人有预感会在恍惚间突然吃到一记猛击……

 

【女A】

唔呃……(咬牙切齿)

 

【女B】

这什么话呀,太失礼了!

 

【日染】

嗯?我可是想称赞您的来着

 

【女A】

别稍微给了你一点好脸色就蹬鼻子上脸了!混蛋!

 

【日染】

我说……

 

【女A】

既然你想挨拳头,就如你所愿让你挨一顿饱吧!

 


**耳机预警**

 

===========

 


【日染】

我一直、always、无论何时,都在追求疼痛。

然而……

 

【医院工作人员】

山内先生——

 

【日染】

快感……有倒是有了,

但终究……

 

【小孩】

吶——

 

【日染】

怎么了?这位不认识/陌生的小朋友

 

【小孩】

我才想问大哥哥你怎么了呢。

身上好多好多伤口,看起来好疼——

 

【日染】

嗯……是的呢。

被粗暴的大姐姐拳打脚踢,还狠狠踩了手腕。

 

【小孩】

诶——好过分!

 

【日染】

没关系的哦,她身上就是潜藏着如此潜力。

正如我的期待啊。

 

【小孩】

……“前立”?

 

【日染】

没错。

不过,果然还是没能超出期望值以上啊。

 

【小孩】

蛤~?

 

【日染】

事先想象过的疼痛,终究还是不能让人满足。

 

【园崎】

日染芳春先生——

 

【日染】

啊,来了。

那么回头再聊啦。

 

【小孩】

嗯……唔?

 


(日染走上前)

 




 

【园崎】

您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日染】

……湿纱布和…药膏?

 

【园崎】

我所问的并非一时之物,

而是您发自本能追求的东西。

 

【日染】

…刺激。

 

【园崎】

“刺激”。

那么,我是否可以将其理解为“活着的实感”呢?

 

【日染】

…………

 

【园崎】

无论是哪样,我都能将其提供给您。

 

 



【日染】

就这样,我依照这位神秘的药剂师的指引,

前往这所神秘的废弃医院。

 

 

【日染】

呃……就是在这里了吧。

那位药剂师身上充满了诡异的气息,

不知道能不能给我带来什么诡异的刺激呢……

 


不过,我可不喜欢被人偷袭所带来的痛苦呢。

应该要更直接一点,像是尖锐地直剜核心似的……

 


(GOMORIN突然成群结队推着担架床带着器械围了上来)

 



 

【日染】

诶、呃、呃……诶?!

 

平常偶尔在车站看见的城市吉祥物,

这时突然朝我逼近而来。

它们头上那簇毛茸茸的东西,一摇一摆地晃动着。

然后……

 

 

==========




 

(手术台照明打开)

 

【日染】

唔……这是什么?手术台?


果然被我猜中了。

那位药剂师,果然是搞攻其不备这一套啊。

 

(有人走来)

 

【日染】

呃……啊。

既然要做手术,至少请别给我上麻醉啊。

不麻醉的话,多少能体验到那种原汁原味的尖锐的疼痛……

(注射麻醉)

小气——

 


【日染】

我没能如愿。

麻醉药干脆利落地注入了我的身体。

然后……

 


======


(哔 哔 哔 哔)

 

【日染】

好,时间点回到了现在。

 

我回过神来,就已经横躺在这个看护中心里了。

啊……明明是个体验剧痛的难得机会……好可惜。

而且这麻醉剂也打得太多了吧,术后好疲惫。

 


 (在同一栋大楼内,其他羁绊者正被电得一通惨叫)

 


【日染】

怎么感觉好吵……呃!


(疼痛分摊的电流声)

 


**高能预警!!!请戴好耳机!!**

**以下部分省略日染的所有语气词**

 

(日染君连续疼得各种爽……)

 



(园崎脚步走近)

 

【园崎】

身体感觉怎么样?

之前进行羁绊连接的第一次动作测试的时候,您似乎还在沉睡中。

 

【日染】

药…剂…师…小姐……

 

【园崎】

敝姓园崎。

 

【日染】

园、园崎…小姐……

这……到底是……

 

【园崎】

感觉如何?这是您想要的吗?

您一直追求的“活着的实感”,

现在是否已经得到了呢?

 

【日染】

活着的……

实感………

 ……………


(突然出现了谜之BGM)

(BGM里孩子们发出了天使一样的笑声)

 

【日染】

呀~吼~

 

【孩子们】

呀吼~

 

【日染】

非常~非常~疼哦~

 

【孩子们】

真是太好了呢~

 

(后略)

 

 

====咚===噔===叮===当====

 

【日染】

就是这样。往后的发展,就请期待故事本篇吧。


各位,请和我一起,连接伤痛吧♪

 (分摊疼痛的电流声)


===END===


评论
热度(5)

© 孢子集运装箱处(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