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子集运装箱处(x

>>记录日常买卖安利实况,偶尔写写过度理解小论文。翻译初心者修行中,然而懒(。
>>喜好乱且杂,以Anime和相关OST为主

“我支付宝余额空了诶”(x

# 睡前杂谈
# 精神病人思路广,说话不按逻辑来。也懒得重新理了,就这么着吧。


忍不住想了想,“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句话到底多可怕。

“哎xx,你看到那个说什么PRO网页会盗支付宝的消息了吗?”
“没有哎……真的这么恐怖吗?”
“不知道啊,宁可信其有吧。”

就今天微信公开课PRO那个盗号与否的转发,室友们在寝室里都不自觉地说出了这句老话,然后一个个都去改支付宝密码。


可我一听到这句话,第一反应还是转基因那茬儿破事。
多少人,你跟他费尽口舌,最后都会被他用这么一句话搪塞回来。

当然,这个盗号的谣言不出几小时就被各式各样的辟谣打破了。

我今天复习备考了一整天,并没有刷票圈的空闲。所以我也无法站在跟她们同样的立场,去思考“假如我也转发了,我会不会相信这个盗号的消息”。



转基因的话题我们都再熟悉不过了。我们总说自己有义务去科普,去说服那些顽固不化的人们。
即使收到的回复往往只有一句“宁可信其有”。

明明我们自己都经历过这句话的可怖洗礼,也都明白这句话完全缺乏科学主义与求真精神。

但从今天的事件看来,我们面对自己不了解的领域时,依然与常人无异。

……那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们接受了自然科学知识的教育,就能进行独立的科学逻辑思考了呢。


我并不是要指责同辈们这种信老教条动不动缩卵(?)的做法哪里有问题,而是,我们对于自己不甚了解的事情,第一反应确确实实如此。我不能说自己是个例外。

——所以才隐约感觉它的可怕。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句话固然是老一辈的经验,但也是顽固和保守一派的老台词。

总之,要如何抉择。重点还是在于你“信”啥,而在未知的情况下人们依旧倾向于相信那些消息可能是真的。

这到底是民族本身缺乏科学思维的思考逻辑,还是人类共同的怯懦使然呢?

至少,我觉得,只有战胜了这句话,人才能做到真正理性思维上的独立吧。

这大概是成长过程中最迫切的需要了。

=====

后记:

其实这篇杂记的诞生很偶然,纯粹是因为看到了知乎的辟谣帖。

一开始室友谈论这事时我第一反应是不可信,但又不确定;恍惚间发觉不久前自己好像思考过那真理般好用的五个字,觉得这句老话对于科学的危害深不可测。

说话人本身的理性思维究竟如何。这个问题正文里说过了,此处暂且按下不表。
可怕之处在于,它对于从事相关行业的人们所造成的打击,是致命的。

“人家腾讯微信花那么大工夫建立的微信安全系统,被你今晚一句宁可信其有就给判不及格了”
————举个程序猿的例子会不会普遍点?
————所以,能将心比心地想想那些天天泡在实验室(下至刷试管倒平板)(上至搞个CRISPR-Cas9基因改造)的生科狗的心情吗?



话说回来,辟谣帖里一边倒地说相信这种谣言的简直是傻逼,就跟微博上出了啥事儿评论转发意见也是一边倒,都一样。

我有时不禁觉得,这种一边倒的局面形成的过程中,有多少人是自己探究思考了是非真伪后给出意见,又有多少人是刷了一遍评论整体之后跟节奏的呢。

如果是后者,那么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有个不算新的词,叫带节奏。

评论(6)
热度(3)

© 孢子集运装箱处(x | Powered by LOFTER